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-- ----- スポンサー広告

八九月。

八月和送结伴去西藏,可能会和徒步队走丝绸之路。
九月初回广州。九月底去一趟上海,世博会,21客,生日,看望师傅和哆猫。
除此以外一切还是未知。

单纯也好,傻也好,看不清楚也好,
现在我能深刻的明了,哪些事情,不足为外人道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26 03-2010 春天。 Trackback:0Comment:1

你還要些什麽-劉瑜

     2503年,一个婴儿养育室里。护士们在地板上摆了一堆图书和鲜花,然后把一群长得一摸一样的、8个月大的婴儿放到了地板上。婴儿们看到图书和鲜花,飞快地爬过去,拿起来玩耍。这时候,长官一声令下,护士长启动电路装置,一时间,刺耳的警报响起,地板被通上了电,触电的婴儿们在痛苦中痉挛并尖叫不已。过了一会儿,护士长关上了电闸。

     “这样的试验大约重复200次左右,”长官微笑着对参观者说:“这些孩子们就会对图书和花朵形成本能的憎恨,他们的条件反射就这样被限定了。”

     “限定”,大约是《Brave New World》一书中的最关键词汇。在Aldous Huxley笔下的那个美好盛世里,人从受精开始就被“限定”了。精子和卵子在试管里被调制好,不健康的胚胎被“限定”出局,健康胎儿在孵化器里长大。然后从婴儿养育室开始,孩子们一路被“限定”得厌恶书籍和自然、厌恶独处、厌恶家庭、厌恶宗教和艺术,同时被“限定”得热爱集体、热爱消费、热爱滥交。

      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人被限定的方式都一样。美好新世界里,人类被分成了五级,Alpha、Beta、Gamma、Delta以及Epsilon——Alpha被限定得聪明漂亮,而Gamma以下的人不但被限定得矮小愚钝,还批量生产。不过没关系,虽然在那个世界里人有等级贵贱,但是他们都一样幸福——因为无论哪个等级,其接受的“睡梦教育”都会告诉他,他所在的等级最美好最幸运。

      这样的世界,有什么问题吗?

      美好新世界的首长Mustapha,问质疑者“野人”John。

      有什么人类跋山涉水追求了几千年的东西,新世界里没有呢?经济发展?新世界里如此富足,上至Alphas下至Epsilons,人们不愁吃穿。健康?生物学家们早就把人类限定得不再有疾病。青春?这里人们青春永驻,直到突然死亡。美女帅哥的青睐?这个更不用担心,因为新世界里“每个人都属于他人”,滥交是最大的美,你要是长期只跟一个美女上床,会成为该世界里骇人的丑闻。

      不错,这个世界里没有艺术、诗歌、撕心裂肺的爱情、没有毕加索或者莎士比亚,但是,当你每天都幸福得晕眩时,为什么还会需要毕加索或者莎士比亚?文学艺术往往是为了表达冲突超越痛苦,那么,在一个冲突和痛苦根本不存在的世界里,文学艺术也就变成了社会的阑尾。更不要说“爱情”,那简直是高速公路上突然蹦出来的一头羚羊,如此危险,通通地,限定了之。

      所以,这样的世界,有什么问题吗?

      柏拉图估计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,因为新世界里政治家和科学家就是智慧非凡的哲学王。老子估计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,“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”在这个桃花源里被充分实施。希特勒更是会欣喜若狂,因为将人类的未来当作一个巨大的生物工程来建设,简直是他的毕生追求。还有斯大林,荡漾在新世界人们脸上的微笑,与沉浸在丰收喜悦里的社会主义农民如出一辙,而新世界的“睡梦教育”,简直可以说是对苏式灌输教育赤裸裸的抄袭。所有那些信奉“精英治国”、信奉“稳定高于一切”、信奉“老百姓无非就是关心吃饱穿暖”的人,都会是“美好新世界”的热情粉丝。

      这个新世界如此美好,它只有一个小小的缺陷——在那里,幸福的人们全都是“被幸福”的。

      就是说,在那里,人们的幸福是政治家和科学家呕心沥血的科研成果,与每个个体自己的创造力、情感体验能力、审美能力都毫无关系。 民众只需像儿童那样,系上围兜,张口吞下哲学王或者先锋队一勺一勺送过来的食物,就乘坐直升电梯抵达了极乐世界。而精英们为了民众,制作食物既考虑营养,又考虑消化,可以说是殚精竭虑。有如此鞠躬尽瘁的统治者,民众的个体自由意志完全是多此一举。 如果说奥威尔的《1984》里,人们为失去自由而痛苦,那么Huxley的《勇敢新世界》里,人们则为摆脱了自由的重负而狂喜。真的,如果政治家科学家给民众带来如此丰盛的快乐,民众何必要自己去斗争?就像如果你可以从父亲那里继承一大笔遗产,何必要自己去辛苦挣钱?除非——

      你认为得到的过程比得到本身更有意义。除非你不识抬举地认为,通过个体努力去争取幸福比“被幸福”更体现生命的价值。

     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我在一切精英治国观里读到的是对生命的藐视。当统治者的恩赐被视为民众幸福的源泉时,统治者越高大,民众就越渺小。对有些人来说,幸福如此简单,无非是对着送过来的汤勺不断张嘴,而对另一些人来说,它如此复杂,需要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。由于运气和能力,也许耕耘未必能带来收获,但是恩赐来的幸福和捕猎来的痛苦之间,你选什么呢?在幸福药丸soma和跌宕起伏的莎士比亚之间,野人John选择了莎士比亚。但是当然,对于美好新世界里的绝大多数人,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。他们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利,无处不在的幸福不由分说,一把把他们给罩住,他们只能躺在幸福的牙缝里,被咀嚼,然后变成一堆残渣,被气势磅礴地给吐出来。

     

続きを読む
25 03-2010 讀書筆記。 Trackback:0Comment:0

我沒有真的愛。

我必须爱一个真实的人 -蔡康永

如果要爱
我必须爱一个真实的人
意思是这个人有缺点有弱点
会欺骗会犯错
会病痛会死掉

如果我爱了这个人
我只有整个人都爱
不是因为我昏昧
也不是因为我倔强
是因为
这是我唯一相信的爱的方法

如果我只爱了这个人美好的部分
我心里会知道
其实这次
我没有真的爱

 

13 03-2010 春天。 Trackback:0Comment:0

遠離家的含義。

以前在家晚上都会被催好多次去睡觉,
以前总不愿意被束缚,到现在,每当著眼眶熬著夜的我,马虎的我,才体会到这是家对我的含义。

爸妈说在外要照顾好自己。我也觉得自己可以做得很好。再到后来,陆续遇到一些对自己好的人,才明白过来,照顾好一个人呢,繁琐的很,远不止我以为的。
没回家过年,期间即便去超市办年货,去市场挑对联,在院子里挂灯笼等等,其实都感觉不到,很长一段时间觉得味觉疲乏,回忆不起奶奶做的饭菜滋味,想起在家时候爸变得爱逛菜市场,妈妈的菜突然变得很可口,除去这些,还有我的老友们。

16 02-2010 春天。 Trackback:0Comment:0

Googbye yesterday。

yesterday love was such an easy game to play,
now I need a place to hide away

心里的某处地方好像还停顿在08年。可现在是2010年了。
回想起,烈日里的银杏树,秋日里的银杏树,夏日里的鱼缸,清晨里每日的矿泉水,绿幽幽的西兰花,奶奶的鳝鱼汤,奶奶去世那几日,最后的一个简讯,我碗里的泡椒,等等,
只是觉得尴尬,
到现在的自己,瘦了几圈,却还纠结着从B cup到C的烦恼,
也还能好奇的、生机勃勃的热爱生活。

 

 

01 01-2010 鼕劇本。 Trackback:0Comment:0

還好這兒暖和。

于是你那里再冷,我也感觉不到。
想我么有多想,我也感觉不到,我想不想你我不说你也无从知晓,
我也时常奢望把自己缩小,像蜗牛一样缩进你的壳。变成你的触角。
可现在,我已经变得音讯全无。
住进一个没有命运也没有浴缸的房子,天知道,我的浴缸该有多大,才配得上房子,而命运又插足多少,为甚么我会大老远绕一圈后,又回到原地,的侧面。

 

14 12-2009 鼕劇本。 Trackback:0Comment:0

夏蒂的屁股。

夏#32511;蒂的屁股 

在武汉的最后一个下午,
乌龟们晒完太阳。第二天就冬眠睡觉了,第二天就下了一场雪。我带着他们去了别处。

连续几日的打包收拾累得不行,这里住了半年不到,已然被我住到物品堆挤,每一样东西放置久了都有感情,舍不得丢弃,想着归类,整理,放好,转念又想到自己不知何时会回来。。一年多过去了,你知道么这大概会是我最后一次路经此地,总是,带不走的东西太多,行李有如情感。

 

16 11-2009 鼕劇本。 Trackback:0Comment:0

浮雲。

浮云知进退。
入秋的天空多云,当然也不是澄净的天空,大多数灰嚓嚓。让人匮乏。
自搬家以来,睡觉多梦,认床期远去后,也照旧如此,有时候噩梦连连,梦完了还会在脑子里打转,流连个好几日,有时候,也会做一些温情得不得了的——美梦,當然美梦不常。按师傅的说法,我得换个枕头了? 但是,起码有一点,让我激动到现在,这是第一步,大概等到明年(或许不必这么久)就可以彻底的彻底的彻底的,say goodbye~

 

続きを読む
12 09-2009 點點點點。 Trackback:0Comment:0
 » »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